全文檢索
首頁 > 反腐論壇 > 首頁

寓意于物方不被物役


2019-05-20 10:59 作者:中國紀檢監察報

 有關人與物的關系,是個恒久的話題。有人認為,游于物外,自得其樂;游于物內,則被物役,甚至為物所害。

 什么是對待“物”的正確態度?蘇軾在《寶繪堂記》中作了很好的解讀。蘇軾認為,“君子可以寓意于物,而不可以留意于物。寓意于物,雖微物足以為樂,雖尤物不足以為病。留意于物,雖微物足以為病,雖尤物不足以為樂?!痹⒁庥諼?,喻指欣賞美好的事物,通過事物來寄托自己的情趣;留意于物,則指過分看重外物,耽溺于物、不可自拔。兩種對物的態度截然分明,給人頗多啟示。

 寓意于物,可以得物之趣味,涵養品性,悠然自樂,自然不會被物奴役。譬如,劉備之雄才也,而好結髦。嵇康之達也,而好鍛煉。阮孚之放也,而好蠟屐。他們能夠寓意于物,故能“樂之終身不厭”。

 反之,留意于物,久久不能釋放,則很可能被物所害。就書畫而言,鐘繇至以此嘔血發冢,宋孝武、王僧虔至以此相忌,桓玄之走舸,王涯之復壁。他們因書畫害了身體,也害了國家,“此留意之禍也”。

 人生天地之間,須臾離不開外物。然而,人與物究竟如何相處,一直是古圣先哲們經常討論的話題?!蹲印分薪彩雋恕笆の鋃簧恕薄安灰暈锎熘盡薄安灰暈錆骸?。這告訴人們,物應受人支配,而不應支配人、奴役人。倘若“以物易其性”“棄身以殉物”,人成了物的奴隸,反倒會喪失應有的歡樂和自由。

 法國作家巴爾扎克筆下有一個貪婪的人物,叫做葛朗臺。他是守財奴的代表,在葛朗臺的眼中,金錢高于一切,妻子、女兒甚至還不如他的一枚金幣。葛朗臺對金錢的渴望和占有欲幾乎達到病態的程度:他半夜里把自己一個人關在密室之中,“愛撫、把玩、欣賞他的金幣,放進桶里,緊緊地箍好”。葛朗臺留意于物,一生被物所役,自然也就失去了親情、快樂。

 再來看大文豪蘇軾的一生,雖坎坷不斷,但他隨遇而安、隨緣自樂,處逆境而能安之若素,臨憂患而不顛倒失據。一個重要原因,就在于蘇軾能正確認識并處理好自己與物的關系。他在《超然臺記》中寫道:“以見余之無所往而不樂者,蓋游于物之外也?!彼臻苡斡諼锿?,故物可以怡情、可以助興,卻不會蒙蔽他的視野。事實證明,物本無大小貴賤之分,人一旦被束縛其中,便眼界狹小,如在縫隙中觀戰,不能洞察勝負的關鍵在何處,自然就“美惡橫生,而憂樂出焉”。

 今天,寓意于物、不被物役,也應成為黨員干部處理人與物關系的一劑“良藥”。

 共產黨人也講情趣,也提倡發展自己的愛好,但要正確對待五色、五音、五味,真正做到寓意于物,而不被物所役。我們黨的很多領導干部,都有自己的愛好。周恩來總理酷愛書法藝術,對《龍門二十品》向往已久。一次在龍門石窟,洛陽市的一位領導要送給他一幅。周總理正色批評道:“你這個同志怎能說這樣的話,國家財產怎可隨便送人?!痹謚蘢芾砜蠢?,個人愛好是私事,用公款送禮則是個原則問題?;褂械車撓判愀剎恐E嗝?,他有集郵的愛好,卻一生隱藏自己的愛好,為的是不給送禮者絲毫借口。正因為他們能夠正確處理人與物的關系,才能做到既發展個人愛好,自得其樂;又不至沉迷其中,突破原則底線。

 現實中,有的黨員干部不能做到寓意于物,而選擇留意于物,整天為票子、車子、房子、位子而憂慮,甚至鋌而走險,大肆貪污受賄。綜觀許多貪腐分子,因為身陷物欲,遭人“圍獵”,無力抗拒,最終身陷囹圄。如,“蘭花局長”周華清在懺悔書中寫道,正是自己養蘭、愛蘭,讓別有用心的人有機可乘,最終被蘭花俘虜。細細想來,與其說他是被蘭花所縛,倒不如說他是心為物役。

 名聲實無窮,富貴亦暫熱。對黨員干部來說,越是物質豐盈、越是誘惑增多,越要保持廉潔操守、健康情趣,越要游于物外、寓意于物,如此才不會被物所累所困。(丁靜和)


 

安徽紀檢

新聞熱點

重庆时时彩最快走势图 怎么计算北京pk10教程 老铁牛牛技巧 彩票软件稳赚高收益 重庆时时最新开奖结果 pt游戏的games 游戏《森林》手机版 天天捕鱼电玩城官方 捕鱼达人2 百赢棋牌二人麻将棋牌 怎样算牛牛牌出现概率 广东时时平台 买3d不赔钱 玩三公几个人玩比较好 云南时时哪里投注 后三组选包胆技巧时时 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