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文檢索
首頁 > 廉政鏡鑒 > 廉政掌故

“表里洞然”話張栻


2017-11-22 08:54 作者:中國紀檢監察報

 南宋孝宗淳熙七年(公元1180年)3月22日,年僅四十八歲的儒學宗師張栻英年早逝?!端問貳繁敬蘭郟骸皷蛭吮砝鋃慈弧?。他雖出身名門,又歷宦官場,《宋史》卻沒有與父親張浚、弟弟張枃同載于列傳第一百二十,而是與朱熹并列于列傳一百八十八《道學三》,可見,他的主要成就在于哲學。張栻是南軒學派的創始人。他逝后61年即南宋理宗淳祐元年(1241年),朝廷頒詔:奉請張栻從祀孔廟。張栻與朱熹、呂祖謙齊名,時稱“東南三賢”。

“學莫先于義利之辨”是張栻的座右銘,也是他畢生致知力行的準則。他疾惡如仇,嚴懲貪腐。孝宗時,他改任知江陵府。在當時貪污公行、官場盤根錯節的情況下,他一日之內罷免并懲處了十四個貪官污吏,江陵官場風氣為之一清。他在江陵肅貪撫民,治下百姓安居樂業。就連對南宋虎視眈眈的金國君臣聽到他的政績都贊嘆:“南朝有人!”

 張栻出任地方官,用孔圣人的名言來教化百姓。他把用儒家思想來凈化風俗、讓百姓接受倫理和綱紀作為自己為官的首務。歷史筆記《庶齋老學叢談》記載:張栻出巡靜江府(今廣西桂林),途經一個叫羊樓橋的小鎮,在一家小飯館吃飯,見隨從手執訪客的名片站在身旁,就準備立刻接待訪客。隨從報告:訪客留下名片就走了。他便讓人立即去請訪客來見。因為是個小鎮,只有幾戶店家,一會就請回來了。這幾位訪客雖然都是衣衫襤褸,但言談舉止頗有風度。張栻和他們親切交談,并勉勵其好好讀書。訪客離開后,一名隨行官員埋怨:“像這樣的人不接見有什么損失!”他則解釋說:“荒郊野外的小鎮上能有這兩三個人物,實屬不易。他們以儒生的名義,在鎮上求見官員,若見不上,肯定會被鎮上的人嘲笑。所以,我把他們請來相見,也勉勵他們精進學業?!?/span>

 在勤奮治學方面,張栻更是一代宗師。他的父親是南宋著名的開國元勛、“中興四將”之一的張浚。張栻是長子,深得父母疼愛。他從小接受到良好的家庭教育熏陶,耳濡目染都是仁義忠孝等儒家經典的故事。

 紹興七年(1137年),張浚罷官,以散官閑職分司西京永州(今湖南零陵)賦閑。紹興八年(1138年)二月,六歲的張栻隨父至永州居住。從此,張栻在家接受父親親自教授的孔子的忠孝仁義課程。紹興二十九年(1159年),張栻輯錄孔子大弟子顏淵的言行,作《希顏錄》上、下篇,期以顏淵為榜樣,探索孔子之道。當年,他寫信向在衡山傳授程顥、程頤之學的“五峰先生”胡宏求教。紹興三十一年(1161年),張栻赴衡山拜胡宏為師。

 張栻師從胡宏,潛心研習孔子仁義之旨和“二程”理學,學業有了長足的進步。胡宏曾給友人寫信表揚張栻:“真是天下英才。他胸中有浩然正氣,每日自強不息??資ト說難珊蠹逃腥肆?!”從師從胡宏,到胡宏去世,不足一年的時間,卻對張栻理學思想的形成起了重要作用。

 隆興二年(1164年),張浚逝世,張栻扶父靈柩歸葬潭州(今湖南長沙),行至豫章(今江西南昌),大儒朱熹登舟哭祭。自豫章至豐城(今江西豐城),朱熹與張栻在舟中作了三日長談。這是兩位理學大家的第二次會面。朱熹回憶這次三日長談時贊揚張栻:“天資聰穎,對理學的要義認識很深刻?!?/span>

 乾道三年(1167年),三十五歲的張栻主持岳麓、城南兩書院。朱熹率弟子來到長沙,與張栻展開學術辯論“會友講學”。這是張朱第三次會面。這次會面,兩人討論理學許多重大理論問題,學者云集,盛況空前,史稱“潭州嘉會”。在此兩個月時間,兩人相與講學于岳麓、城南書院,傳為千古佳話?;譜隰似蘭鬯擔骸昂弦慌?,在當時為最盛?!?/span>

 在黃宗羲看來,可以與朱熹進行學術交流的僅有呂祖謙、陸九淵和張栻三人,然而呂的學說文字冗長,陸的學說則過簡略。只有張栻的文章理論恰如其分,因而深受朱熹佩服。(王丹譽)

 

安徽紀檢

新聞熱點